首页 > 最新小说 > 这届妇女不行,太爷们了

这届妇女不行,太爷们了





原标题:这届妇女不行,太爷们了

这届妇女不行,太爷们了

文|十三姐

前些天,半夜里我被一阵刺鼻的油烟味熏醒了,一看时间是一点半,不知道哪家奇葩这个点还炒菜呢。扭头一看旁边呼呼大睡的老公,稳重得像个200斤的婴儿,他这鼻子大概是塑料的,这么重的油烟味居然影响不了他睡觉。

要是年轻十岁,我非把他一脚踹醒。我都被熏醒了,你也别想好好睡。

但是现在我可不这么干,已经和其他中年妇女有一样的境界:我和男人并没有太大区别,反正大家都一百多斤。

于是我自己爬起来走到厨房,发现空气里已经到处弥漫着浓重的油烟味,只好打开抽油烟机,再把每个房间的窗户打开,房间里瞬间横灌着来自四面八方对流的西北风,顿时清新舒畅。

一个中年妇女,大半夜的,披头散发,衣不遮体,站在西北风的圆心,气贯山河,灵动飘逸,目光呆滞,神情凝重。

我心里盘算着油烟废气中的硝基多环芳香精浓度超标了多少倍,致癌概率提高了多少百分比,苯和氮氧化物浓度引起肺病的可能性增大了多少,深夜起来这一顿从里到外的收拾导致感冒发烧的风险增高了多少……

回旋的西北风夹杂着浓浓的劣质群租房油烟掠过我的每一寸肌肤,我突然想到这毒气可能已经飘进了娃的卧室,于是赶紧狂奔过去打开娃的房门,三个气沉丹田式深呼吸,发觉没有太大异味,又赶紧关上门,翻出旧毛巾堵住了他房门的缝隙,塞得严严实实,这才放心。

紧接着又马上从窝里抱起小猫,把它带到窗口让他换换气,免得它在废气熏陶中沉淀出什么怪病。

干完这一系列精神与肉体的苦力,我发现已手脚冰凉,四肢发颤。在确认油烟味已经全部散尽之后,我把两台空气净化器扛到了房间正中央,再关好每一扇窗户,带着一肚子愤恨和“明天再这样就报警”的誓言,我爬回到床上。

这张床真是一个世外桃源,床上那位先生不知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200斤的婴儿在睡梦中露出了甜美的微笑……

这时我想到了电影剧情,男主角对玛丽苏无微不至的关怀,事无巨细的照料,身先士卒的勇猛,玛丽苏瞪着呆萌的大眼睛,来不及思考一切,一切已经圆满完成。再看看此时此刻的我……

行,你才是玛丽苏,我是霸道总裁,这种半夜起来苦干一个多小时的事就让我来吧。

第二天早上我的气还没消,本打算让200斤的睡神好好根治一下油烟问题,结果人家一大早急匆匆上班,精神抖擞,气宇轩昂地拍门而去。

剩下我一个人又开始独自风中凌乱地想象着废气对我家的毒蚀,越想越窝火,绝不能再姑息共用烟道这个巨大隐患。于是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询问物业和水电工师傅,切磋良久发现这并不简单,决定把吊顶拆了,堵住共用烟道,重新开个独立排烟孔。

在这个讨论过程中我了解了拆吊顶、打洞、装止回阀等等纯爷们工种,觉得自己又进步了。

毕竟像我这样既不会绣花也不会织毛衣的妇女,如果再不懂专业打孔和拆装吊顶,那我对社会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,会很颓废。

我和几个朋友聚餐聊天,说到这个事情,其中一个单身男性第一反应是:你应该叫你老公去干这些事呀!

而一个已婚女性朋友脱口而出:止回阀一定要买不锈钢的,抽油烟机自带的塑料件也最好换掉,时间长了都不管用了,淘宝有,我把链接发给你......

另一个已婚女性朋友不淡定了:男人结了婚会变得越来越笨,越来越懒,慢慢的变成啥都不会,或者啥都不想学会。

就比如我老公,平时屁颠屁颠的,一到紧急关头就变成傻子。他爸妈在国外旅行转机时碰到问题,叫他电话去沟通,他瞬间呆若木鸡,完全没方向,束手无策,要不是我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,国际长途打了几十个,他爸妈到现在还在欧洲徘徊着呢。所以这种抛头露面的事现在都得是我一个女人出去做。

紧接着又一个二宝妈妈也开始吐槽:我老公更是这样,我就是我们家的巨人,我老公就是站在我肩上的侏儒。就连跟女儿的老师打交道都不会,女儿班主任来家访,我正好有事,结果他紧张地打了十几个电话催我火速回家,他说不敢跟老师说话......

一圈男人目瞪口呆,而在坐的中年妇女们纷纷表示这都不是事儿,早就习以为常。

一个刚生完二胎的体重只有99斤的女朋友跳出来说:在我们家我是负责抓老鼠的那一个。

这可超乎我认知范围了,扛水装灯泡拆油烟机这种脏活累活我们能干,可是灭鼠这种吓人的事总得老公出马了吧。

99斤女侠面不改色:我老公出差一个月,我抱着六个月的小儿子在院子里和老鼠你追我赶,儿子乐得合不拢嘴,我是又害怕又勇敢,就想给我儿子做个榜样。最好他能留下深刻印象,以后希望他也找个像我这么能干的老婆,那他就轻松多了……

想得够远的。

不过像我们这样的老婆,真的是国家的栋梁了。有了我们,油腻中年男们都能安心地去创造GDP,而我们中年妇女都在安心创造GDP的同时安心地解决每家每户的后顾之忧。

这样细细一琢磨,这届妇女真不行,社会分工不明确,该自己干的必须自己干,不该自己干的也必须自己干。不过大多数中年妇女应该内心非常笃定,无法想象这世界上还有我们干不了、非得求助男人的事(除了自己滚不了床单)。

世界上有两种女人是不得不求助男人的,第一是想生孩子的,第二是想秀恩爱的。


中年妇女偶尔也需要秀恩爱,好几年不秀,别人都不知道你老公是否还健在呢?又不好意思问,所以你得主动秀。

比如全家去了一个逼格高一点的地方吃饭,你打开美颜相机,凑到老公旁边摆好笑脸,老公嫌弃地说:这脸P得都像鬼了,不拍不拍,然后头转过去四处躲藏。你不依不饶,趁他一不小心看镜头的一秒快速按下快门,成了!发个朋友圈,大家以为这夫妻二人是多么甜蜜和谐地一起合影,只有你自己知道这照片背后黄世仁与喜儿的故事。

像这种恩爱太老夫老妻式了,能激起一个女人从心到情再到性的转化,那得是一个相当浪漫和煽情的男人才能做到的,至于那些普通的老公,再碰上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,算了,过过老年人的日子已经很太平了。

女权主义们常说:好多男人都把女人当成生育机器,生完孩子后,男人就对老婆冷淡了,疏远了,不闻不问了,不照顾情绪了,真是太过分了……

我倒是越来越觉得,对很多女人来说,不也一样这么回事么。中年妇女生活重心转向了孩子,很多人在有了孩子之后就开始夫妻分房睡了,各自工作上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,自顾不暇,中年妇女还要和年龄抗争,对老公同样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没了温柔和矜持,多了嫌弃和疏远,谁还有情绪酝酿葡萄美酒夜光杯,谁还有心思烛光夜曲小情调啊?

你还指望一个中年妇女像职业选手那样,动不动妖娆华丽地铺垫前戏,和一个横竖看不顺眼的老公缠绵悱恻?

不存在的,你是交公粮,我也不藏小金库,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。

问题来了,肯定有一些妇女,不管年纪多大都妥妥地依赖着老公,这也不会,那也不会,隔两条马路去剪个头发都要老公开车送,除了买奢侈品之外什么油盐酱醋都不会买,别说改道油烟机了,她连厨房门都几乎不进的。这是偶然还是必然?

这样的妇女我们也是没有意见的,正如6500万年前恐龙的进化也经过了几个世纪的演变,一代又一代优胜劣汰,才最终从食草动物演变成了今天的食肉妇女。

我们得沉得住气,告诉自己,她们迟早是要灭亡的,因为像我们这样的汉子妇女越多,对下一代的潜移默化教育越大,未来的一代又一代将觉得“妈妈自己能干所有事”,于是他们就看不上那些什么都不会干的女性了,那些女性可能也就嫁不出去了,基因得不到传承,将来就消失在地球上。这一定就是活生生的进化教程吧。

1990年的小品《超生游击队》中,宋丹丹说“时代不同了,男女都一样”,黄宏说“拉倒吧,时代不行了,男女才一样”。近30年过去了,现在的情况超乎想象:“男的不行了,女的更强了”。


 

作者简介

十三姐,魔都80后宅腐文艺斜杠女青年代表,集前卫派心理学者/沪上名媛指南先锋/城市画像探索者于一体的自媒体达人。